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留香】不带刀的侠客(小说)_a

发布时间:2020-01-17 01:19:08

摘要:曾经妈妈说武侠是成年人做的梦,你爱这个就是爱做梦——没有关系,是不是梦,虚幻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人陪我一起做这个梦! 凌飞雪当时不乐意极了。

爷爷给她订下这门亲事后,她上过吊,跳过河。

凌老镖头在江湖上有个很响亮的名号叫“威震江东”!据说除了十四岁那年走镖失了两箱白银,他就再没丢过一次镖。

可就是如此厉害,凌老镖头也敌不过一身的旧疾撒手人寰。

凌老镖头老伴早亡,孤儿病死,如今他也走了,留了一院子刀枪棍剑和几叠银票。

可以耍大刀,可以翻跟头,可以打得壮汉跪地求饶的凌飞雪,面对着一个无处话凄凉的院子茫然而忧伤。

她不会烧饭,不会打衣,连买米都不会。

于是,她只能嫁人。

嫁给那个曾经让她上过吊,跳过河的赵狗儿。

凌老镖头曾得意地告诉她,这辈子最英明的事儿,就是将她托付给赵狗儿。

七年后,赵家米铺。

“赵家娘,再来一杯!干了干了!”一条独眼大汉举着碗,冲着她喊。

小内堂摆着三桌酒菜,坐了九个人,边上是敞开式的,对着院儿。院里有一棵桂花树,长的挺好,不美的地方在树的边上,直直的立着一块箭靶,上面还插着几支三寸长短的竹箭。

“独蛟李,你看你看,那竹箭,对!知道是谁做的?是我家相公。我那天刚说家里的箭不漂亮,他就上山砍了竹子回来,做了一个晚上,东关镇的武器铺都没这手艺!”凌飞雪脸红红的,却没有醉,她酒量好,又喜欢喝,常叫来的那几个江湖客都知道。这个独蛟李就在赵家米铺的内堂醉倒过五、六次,江湖人豪爽,醉便醉了,下回喝还是不怯。

“赵家娘你吹,你家的赵狗儿生意做的好,大家是知道,这手艺他也能做得?”另一桌上已经趴下打呼的太平刀客挺起了身子,眼睛瞪瞪的斜着碗,拿起干了后再又趴下。

凌飞雪对着前堂叫唤了一声。

一个和她差不多个头,穿着长衫,打扮干净得体的年轻人跑了进来。

“相公,你说你说,那些竹箭是不是你做的!”

他的眼睛很正,眉短而稳,鼻子略大了些,嘴厚,笑起来一副老实人模样,这便是赵狗儿。

“只是些手上的活计,诸位可还要些酒菜?”他显得有些急。

众江湖客嚷着,够够,他匆匆地向外跑,听得凌飞雪身后叫:“再让梅子炒一碗豆!”

他忙顿顿脚,站稳应了声,又转头跑去。

凌飞雪满意地点点头,对身边的人道:“你们不觉的,这些年我家相公更有男人味了吗?”

梅子在前堂拿着斗装米,正往一个桶里倒,那桶前站了位妇人,身上旧衣衫,脚踩草鞋,素面朝天连声对她说着谢谢。

梅子皱着眉,一眼望去,在妇人身后排了老长的队。

赵狗儿跑了过来,在她身边的米位站着,看着米位后的长队,轻声对她道:“夫人要豆,你炒了送去。”

“老爷,这里这么多人等着。”她抱怨了一句,赵狗儿已在自己的米位上拿起斗盛了米,前面的老人手里只有一只破碗,眼巴巴看着他手中斗里的米。

内堂又喝趴了几个,凌飞雪正盯着独蛟李,问道:“后来怎么样,快点说。”

独蛟李眯着眼,喝了口酒,吃了块红烧肉,等嚼碎了吞下,抿抿嘴道:“那傅大侠可不得了,一手华山剑法使得是出神入化,巫山四怪三个都死在他的剑下。后来有人去呢,兵器都断在地上,切口光整,尤其是老三的独门兵器拐子刀,有我半个指头这么厚,可还是被傅大侠一剑削断。你别说,要我碰到傅大侠,能学一手,以后江湖上就得喊我神蛟李了。”

凌飞雪听的兴起,拍了下桌子,追问道:“还有一怪呢?”

“听说逃昆仑山去了。”

青青的豆子聚在一碟,梅子放到桌上,道:“夫人,若没有什么吩咐我去前堂分米了,外面的百姓还都等着。”

凌飞雪点头道:“去吧,我们这里还在谈正事。”

“嘿,你相公做生意真是大才!”

凌飞雪受用而笑,尝了口炒豆,拉过没喝醉的道:“都来尝尝,这豆可香了。”

她夹了几筷子,忽然叹道:“爷爷真的没说错,我嫁了个好人家。喂,你说对不对?就是可惜了,我家相公要会武艺多好,像傅大侠,行走江湖,锄强扶弱!”

傅大侠,原名傅龙俊,人称华山神剑,自小拜入华山居士门下,修炼了十几年剑法。江湖人喜欢打听、道传,他又是有真本事的人,名头渐响。这几年走南闯北的,要是没听说过华山神剑傅龙俊,那都不算是武林中人。

凌飞雪的日子过的极为惬意,可以整日闲的逛街听茶,和妇人们马吊,城边的山水都有她的欢笑声。她有一匹胭脂马,两百里的脚力,常常独自跑出去,在山路上逛,幻想着出现几个蟊贼,让她一代名镖的孙女可以大发神威。

由于从小耳濡目染,她有江湖情节,再加上自小练就的本领,其实要她过着良家的生活,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还是颇有些厌烦。

所幸的是她有一帮江湖上的朋友,能走走门,喝喝酒,谈谈江湖上的趣事。

听得多了,她便会想,凭什么他们可以,我却不能。

练了这么久的刀剑,我也可以做侠女。

她这日在院中耍剑,忽然听到堂前传来的喊声,将剑还鞘,出得前堂,便见独蛟李站那儿兴奋的搓着手。

“赵家娘,有件天大的好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快点说。”

“先跟我来。”

独蛟李带她来到一家酒楼,还未进去,就听到二楼的窗里传出阵阵掌声。

“等会儿可别乱说话,里面那位了不得,千万要小心些。”

凌飞雪有些摸不着头脑,听他嘱咐的谨慎,顿觉心肝直跳,想来真的有位大人物在上面,她是既好奇又激动,脚步迈的勤一下子就来到二楼。

“哎哟!”她在心里叫了一声,眼前的场面热闹非凡,无数带刀带剑的江湖人围成了圈,各个脑袋挨在一块,齐齐的往里凑。

她跟着独蛟李挤进去,见着那靠窗而坐,手拿酒杯,与身前众人闲话的白衣男子。

好似天在旋转,她连独蛟李对那人说什么都没听到,愣愣的见白衣男子对着自己抱拳而笑。

之后好几天,凌飞雪都对着院里的桂花树出神。

天哪,世间怎会有如此风神玉朗,英俊出尘的男子?!

和他一比,自家的赵狗儿就是一个普通的商贩。

她不停的念叨着一个名字。

“傅龙俊。”

凌飞雪病了。

烧热,还是在最热的天。

白天赵狗儿穿着长衫,忙里忙外,梅子照顾她。等晚上,赵狗儿脱去长衫,挤干汗水挂上凉竿,径直去取了水,一夜坐在烧迷糊的娘子床边,不停的为她擦身子。

这一病就病了十多天。

等凌飞雪康复,生龙活虎的在院中练剑,赵狗儿总是微笑着走来,将一碗莲子羹放在边上。

他很忙,几乎只有晚上睡觉的时候,才让身子完全放松。

这年洪水肆虐,蝗虫无忌,百姓穷苦,米铺里生意实在是红火。

凌飞雪忽然有一天晚上对他说:“明天中午家里有贵客来,能不能别做生意……来和我招待客人?”

他转身抱着她,在她耳边疲倦的道:“我陪一下,还是要去管着外面,手下人不多,怕是忙不过来。”

她气的捏了他,可过了会儿,像是发现什么,用手仔细的摸了一阵,她惊讶的问道:“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他却没有回答。

月光入窗,只有淡淡的辉。

他的嘴微笑着,呼吸轻缓,沉睡了,是如此的安静平和。

第二日的中午,一袭白衣的傅龙俊来到赵家米铺,见到五条大长队几乎挤满了长街,门口的米位上没有丝毫声响,周围人挤人,只能听到米从斗中落下的沙沙声。

他漠然走到铺前,微微皱眉,看了眼身边的独蛟李。

独蛟李嘴里说道:“这赵狗儿做生意是真不错。”忙赶上去拉住一身臭汗的赵狗儿,伸手让了让傅龙俊。

凌飞雪等了许久,终于见到了他。

她的眼睛满是笑意,为他拉开椅子,满上酒,对赵狗儿道:“一起坐下吃点菜。”

赵狗儿坐下夹了两筷子,举碗到眉前,道:“傅公子远道而来,狗儿招呼不周,还请担待。”

傅龙俊单手持碗,仰颈而干。

赵狗儿放下碗,用湿透了的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对几人笑着道:“我前面生意还得照看着,就由雪儿陪诸位,怠慢了。”

凌飞雪嘟起了嘴,不满的拉了下他。

他尴尬的抓了抓头,连声道:“实在抱歉。”

这一餐饭傅龙俊吃的闷不做声,只顾喝酒。

凌飞雪待散席后,拦住傅龙俊道:“早就听闻傅大侠武功盖世,不知可否与飞雪切磋,也好让飞雪开开眼界。”

傅龙俊露出了上门后的第一个笑容。

“我对凌老镖头可仰慕的紧,能见识到飞雪姑娘的家传武艺,甚为欣喜。”

凌飞雪脸上露出一抹红霞,轻声说道:“都已是赵家娘了,哪还称的上姑娘二字。”

两人比试剑法,凌飞雪招招抢攻,却被傅龙俊故意露了个破绽,攻到中门。

剑如疾风,吓煞佳人。

凌飞雪到底没有真正厮杀的经验,面对明晃晃的剑尖一时脸色苍白,手脚冰凉。

却见剑锋轻荡,傅龙俊已收剑含笑道:“飞雪姑娘的剑法轻灵秀气,如果在江湖上行走,怕是早已名动武林。”

凌飞雪听得他这一番话,是且惊且喜:“傅大侠能带飞雪走一遍江湖吗?”

傅龙俊沉吟,看向外堂。

良久,他说道:“这几天我还要回华山拜见师傅,不如等我下山后再约时间?”

凌飞雪自然是答应下来。

半个月后,惨绝人寰的大事发生了。

长江两岸数万的百姓活活饿死,另有十几万正向开封赶去,一路上树皮尽扯,土根挖遍,哀号声连绵,天地间一片凄凉。

赵狗儿带着几个家仆出了远门。

呆在家中无聊乏闷的凌飞雪迎来了春天。

一封信。

傅龙俊相约。

持剑走江湖,可去否?

当然要去,还要赶快,最快的去。

胭脂马,白龙剑,晃目的红色披风,激动的凌飞雪蹬上马背,吆喝一声,弛入了莽莽江湖路。

半个月后,她与傅龙俊来到垛子寨。

他们没有进寨,因为寨中有吃人肉的寨主黑风虎和他百来个手下。

他们在山脚客栈等人。

等江湖中人。

行侠仗义的江湖中人。

人来的不少,快住满了客栈。众多武林大侠天天鱼肉美酒,畅谈江湖之事。凌飞雪觉的人生就该这样热闹、刺激,她与傅龙俊包下了客栈,款待众人,豪爽极了。

这天傅龙俊对大家说,还有三个成名的武林中人,路上耽搁了,需要过七天才能到。

而早在两天前,凌飞雪放了一只鸽子。

江湖上的“飞鸽传书”不参与任何争斗,只负责收钱传递消息。

消息传给正往家里赶的赵狗儿。

他接了信,马不停蹄的向客栈赶来。

四天后,他来到客栈。

凌飞雪开心的站在一处山坳边,冲他招手。

她轻轻的抚摩他的脸:“让你关门休息,生意少做一天又不会饿死,看你瘦成这样。”

他紧紧的抱住她,亲了亲她的脸,温柔的说:“你一个人在外面要小心些,不要伤到哪里,我会心疼,玩也要注意身体,有什么事就给家里信。”从包裹中拿出一叠银票交到她手里,他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

凌飞雪数了数,嘟起嘴道:“怎么只有三百两。”她打开他的包裹,翻来翻去,却是再没有一两银子了。

“你做生意做的那么好,还这么小气。”她是真的有些懊恼,这钱是为傅龙俊准备的,整个客栈的江湖好汉每天都要张嘴吃喝,少了,自然招待不周,丢了面子。

他沉默了片刻,露出一丝笑容,宽慰她道:“等我回去再凑一点,给你送来,好吗?”

她摇头道:“一来一去都多久啦,算了,相公,你回去吧。对了,听我的劝,让生意停一停,一天不卖米会有什么事,别老想着多赚一点,休息好身子。”

他不置可否的微笑,骑上马挥了挥手,转身而去。

等了几天,那三位迟到的武林名人都已到达,大家伙在一天黑夜,冲上了垛子寨。

黑风虎的武艺高强,手下百来个弟兄也都是好手,一场打斗像是水入油锅,激烈惨绝。

傅龙俊带着凌飞雪在人群中杀了几个来回,凌飞雪一边尖叫,一边杀人,有华山神剑与要好的几个朋友在身边掠阵,当真是无惊也无险。等到手连剑也握不住的时候,一群好汉们已杀尽了垛子寨里的所有人,只剩下了黑风虎。

黑风虎是一世枭雄,如今四面受敌却浑然不惧,他大喝道:“傅龙俊,可敢与我一战!”

傅龙俊冷笑着慢步走了出来,持剑立在他面前,一身白衣,夜风袭来,当真是剑神风采。

长剑如电,黑风虎刀断人亡。

凌飞雪在一边看着,觉得这辈子都无法忘记——他,与他的剑。

共 91 2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曾经妈妈说武侠是成年人做的梦,你爱这个就是爱做梦。武侠是个梦,江湖也是个梦,爱武侠爱江湖就是爱做梦。看似简简单单的话语,却蕴含着深刻的大道理。当然,梦一定是虚幻的,但虚幻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陪着你,做着这个梦,而且,一直无怨无悔地做下去。看完这篇传奇小说,震撼也感动。而且,真的想问一句:谁,才是真正的大侠?小说中的凌飞雪,其实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只是从小出生在武侠世家,耳濡目染,虽然亲人尽数离去,但那个武侠梦却一直蕴藏在心间。她爱着自己的丈夫,喜欢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只是,那个梦,让他没有去深入的了解世态万象,没有真正走进丈夫赵狗儿的世界。如果没有遇到傅龙俊,这个长相俊朗,武功超强的江湖美男子,也许,她会继续陶醉在自己的玩闹中,和赵狗儿相伴终生。赵狗儿,是作者刻画的一个比较成功的人物,他忠义善良,心中装的,是一腔大爱。一句承诺,一生恪守,付出一腔情,倾出狭义肠,任劳任怨,一张厚唇,笑得老实,笑得感天动地。凌飞雪仗剑走江湖,走出了沧桑,走出了一生的懊悔,也许,在面对赵狗儿叫不醒的模样,她已经懂得了真正的江湖在哪里,真正的大侠又是谁。赵狗儿无刀感天地,爱得悲壮,爱得无私。米位前的长队,换取的是几千位江湖好汉心中的伟岸和高大。真正的侠客不带刀,自由英名传后世!十万和五年的存粮,救民于水火,却因爱或者说这样的大爱无疆,何止是感天地之说能概括得了?只吃两个馒头小说在情节的设置上,巧妙迂回,最终,以自小生活在米铺的梅子之口,道出了种种,点睛升华之笔,更添精彩。很精彩的小说,倾情推荐!【编辑:留香编辑部】

1 楼 文友: 2014-12-22 22:52: 4 问好作者,感谢赐稿留香社团,祝开心快乐!

 楼 文友: 2014-12-25 17:49:12 如仙的小说精彩!欣赏!

4 楼 文友: 2016-08-21 10:11: 4 感谢江山文学网这个平台,使我们相隔万水千山的陌生人走到了一起,我们有缘相识成文友,文学路上取你之长补我之短。欣赏了老师这部优秀传奇小说赞不绝口,我再去欣赏文友另一部传奇。祝你万事如意!遥握!

宝宝脸色发黄什么原因
有没有治疗增生性关节炎的药
小孩子不消化吃什么好
跌打损伤多久可以热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