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能斗 正文 第631章 臭味

发布时间:2019-10-12 19:47:07

能斗 正文 第631章 臭味

“徒儿,你是不知道外面有险恶…”观察到阿伊面色骤变,明白其心情的太老满目担忧解释道“人心、绝地甚至奇异天候这些都可能随时夺走性命,与你待在族堂处于众人的保护之下是完全不同的呐…”

虽说太老之前那强硬多少令蒙天有些抵触心理,但此时其换了一番态度的解释却令他感到了认同…

蒙天也明白历练并不是每一个能修的最佳修能之路,就如当初他的父亲蒙大留信中所写一般,蒙天唯有闯荡才可激发潜能,而他的弟弟蒙奇却不一定需要如此周折!

想想自己曾经经历的那些九死一生,蒙天忽然觉得让阿伊跟着自己离开族堂确实并非一定是对的,自己真能顾及她的周全么…

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看着阿伊神色并没有因自己的言语而有所好转,太老不禁暗暗感叹,需知自己这徒儿平日素来云淡风轻,如此在意的模样就连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无论是蒙天的念想也好,太老的感叹也罢,一个不算意外却唐突的呐喊突然传来将之打断!

“老贼受死!给大爷纳命来!你个章鱼秃头!!!”熟悉的声音响彻整个庭院,来人正是白冶!

原来方才他们被萧熙带到附近之时正值太老的杀意四溢,所以遥遥感觉到不对的几人便匆匆赶来,而当白冶看到了状态已然蔫掉的蒙天不禁顿时情急,完全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朝太老冲去!

幻兵

?山锤!

持着看不见却形态巨大且极重的异能幻兵,白冶来到太老身后便双手一挥劈头盖脸的向其后脑砸去!

然而太老并没有回过身,甚至好像没有察觉到白冶的来袭一般立在原地丝毫未动!

“哎?!”重大的山锤果真砸在了太老的后脑勺之上,可甚至连半点声响都没有发出,令白冶着实大吃一惊!

“院!院长大人?!”看着白冶得手让同样赶到现场的萧熙不禁失色,刚才他自己真是一时疏忽,居然让这文山小辈对堂堂族堂院长出了手?!

不过不同于萧熙的反应,苏飞他们此时嬉皮笑脸的倒是显得十分从容,需知这几个家伙早已经是经历过些场面的主了,当年他们仅是新晋能走之时便已经够胆在众目睽睽之下跳上斗能台质疑能灵高手闻人忆,所以如今看到白冶不怕死的袭击了族堂院长反而顿时来了戏谑心态,想要看看这蠢货接下来会有些什么下场…

在场唯有萧德既不跳也不惊,他只是在心中暗暗佩服白冶并且为其哀悼,因为太老这皱皮笑面虎的性子他可是领教过的…

“呵呵呵…”只见被砸了脑袋的太老并没有过多表态,他仅是以常态呵呵笑道“你也是文山的小子么,真有活力啊…”

接着众人便见白冶不知怎么的就被甩上半空,然后一个跟斗重重摔在了太老面前!

“嘭!”

“哎哟喂你大爷的,你这章鱼秃头使了什么卑鄙的手段,出招前也不提前说一声,摔得老子好疼啊!”这一下疼得令白冶按着背部在地上左右翻滚,不过嘴上却是依旧喷着谩骂的话语根本没有停下的念头。

胆也是够肥了,不知这蠢货能不能活着离开族堂…原本额上的水迹都还未干,白冶的行为令蒙天又泌出了几粒汗滴,他悄悄的打量了几下太老的眼色,想要预测白冶生死…

“完了啊完了啊,老白这是摊到大事了!”一直看着不敢言语的萧德终于开口,不过那神情却不太妙。

“砸了族堂院长的脑袋不止还骂其章鱼,牛掰啊…”已经将酒壶饮净的蒋自息恢复了大部分理智,白冶的壮举自然是令他感叹连连。

“呵呵,看来白冶是死定了嘛。”而唐莲则是一如既往的抿嘴笑笑,然后思索道“那我们得补充新的队员了,不过像他这般蠢的角色可不好找呢…”

不过说是思索模样,但唐莲的目光已经开始在萧德身上来回打转…

“你有没有良知啊?!!!这话也太冷血了吧?!!!”唐莲的话立即便令苏飞暴跳,不过说是暴跳模样,但他的目光同样开始在萧德身上来回打转…

“喂?!你们看我做什么?!”但萧德终究比白冶好上那么一点点,所以在两人的连番言语与视线之下终于隐隐感觉到了丁点不对劲,似乎是暗有所指。

那边几人在吵吵闹闹,而太老却是充耳不闻,因为自从白冶进入了视线之后他便再移不开眼睛,面露疑惑的不停抽动鼻子。

“这股臭味真是好熟悉啊,让我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呢,呵呵呵…”最终确定了什么的太老照旧笑了笑,只是那笑容蒙天却可以发现明显不同的阴森意味,接着便听他朝白冶问道“喂,小崽子,谢无常和你什么关系…?”

没错,太老在白冶的身上闻到了谢老的味道!虽说白冶与谢老接触已经隔有将近一年之久,可以太老的实力又怎么可能没有些许手段?

需知当年那谢无常可是让自己吃了不少苦头丢了无数颜面,他的那股味道太老自信打死都不会认错!

“哎?!你怎么认识那老畜生的?!难道你们是同类?!”岂料白冶闻言立即大惊,自乱阵脚的连连摆手否认道“不对!老子可不认识他!更加和他不是什么师徒辈分!老子这一身扎实过硬的本领都是自己千锤百锤练出来的,与他绝对没有半毛钱关系!!!”

别人有问你这些么…对于白冶十句话有九句跑题的不打自招蒙天只能暗暗摇头,虽然身为知情者的他知道谢老与白冶确实不是师徒,但撇清关系也不是这么个撇法的吧…?

“原来是师徒么,难怪同样的疯疯癫癫不着边际呐,呵呵呵…”果然白冶的话令太老产生了误会,那笑声的语调越来越不对劲…

这样的情况就连阿伊都看不下去了,于是她几个碎步挪到蒙天身边扯了扯他的衣袖然后开始耳语。

“哥哥…这姓白的好像会死喔,因为我师父可最恨那什么文山谢无常啦。”其实对于几面之缘的白冶阿伊还是记得的,因为当恶心的感觉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同样可以令人印象深刻。

本来就早有预感的蒙天听到阿伊这话不禁抚了抚她的脑袋,然后默默叹息连连摇头,一副已然丧友的神情…

“小子,我改变主意了。”怎想在这个时候那太老却忽然望向了蒙天,接着便立即摆出了一言九鼎的模样道“只要你们一行人之中有任何人能够接下我一招不倒,我便答应让阿伊与你们离去,怎样。”

任何人?你确定…?太老的话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不过当他们朝其望去之时却是皆都情不自禁的腹诽起来…!

话虽这么说!不过你这老不正经正在用手指指着的是白冶吧?!!!

……

……

永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鹤岗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齐齐哈尔治疗宫颈炎医院
永州治疗宫颈炎方法
鹤岗治疗妇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