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汉皇刘备 第七百四十六章 孙策出兵

发布时间:2019-09-26 02:51:34

汉皇刘备 第七百四十六章 孙策出兵

延平五年冬十一月,无论文臣们用什么理由劝阻,还是没有劝住固执的孙策。孙策兵分两路。让孙权打着孙策的旗号,带了两万兵马,溯江而上,直奔江夏。自己却率一万精卒,悄无声息的潜往了豫章。

孙策到了豫章,接下来,就该选择进攻方向了。走汩罗江可以攻打罗县,走浏水可以攻打长沙。麾下将校纷纷劝孙策先打罗县。因为只有夺取了罗县,才能够重新控制住大江防线,随时可以狙击顺江而下的曹军,从而让江北的黄盖等将安心。

孙策看着地图,发愣了一会,才猛然回过身来,道:“不!我们不打罗县,就打长沙!”

伸手在长沙上面狠狠一点,道:“不拔长沙,便是打下罗县,又有何用。长沙与汉寿曹军齐来,以区区罗县,又如何能够支撑?攻下长沙,可安零陵、桂阳两郡军民之心,亦可随时出击罗县,使其日夜提防。”

孙策看得更远,打下罗县是容易,但后期要守住,估计也难。他劳师远征,物资补给就是一个大问题。攻打罗县之后,曹军必定蜂拥而来。到时罗县一被围困,豫章也好,江北也罢,就是想要给他运送物资,这难度估计也是非常大了。

攻下长沙就不一样了。能够迅速稳定住荆南的形势不说,零陵、桂阳二郡的人员物资,也可以源源不断的输送到长沙城。那些三心二意的墙头草,只要自己出现在长沙城下,他们还敢和曹军眉来眼去不成?

稳坐在长沙,再去攻打益阳和罗县,胜也好败也好,自己再怎么样,也不会伤筋动骨了。别的不说,自己只要进了长沙城,都不用自己引而不发,罗县、益阳那里,只怕就要成惊弓之鸟了。

孙策下了决断,诸将便依命行事。还没越过九岭山,孙策就派人去醴陵送信了。曹洪进了长沙城,还没来得及对长沙郡其他县下手,人手不够,只是收了一大堆效忠书,便依然让原来的故吏担任现职。他也没想到孙策会突然跑到长沙来。于是就被孙策钻了这么一个大空子。

醴陵县府衙。县令看着一封密信,愁得不知道如何是好,颌下的几缕胡须,已经被揪断好几根了。他长叹道:“这真是要人命呐!”

曹洪击破吴军,濮阳逸战殁。黄盖又被阻在江北回不来。所以他觉得这荆州,孙氏只怕是要凉,于是便毫不犹豫的前往长沙拜见曹洪,带了满满几车的礼物去表忠心。表示要弃暗投明,给正确、英明的曹公效力。

曹洪刚进长沙,就收到这么一份大礼,当即就把醴陵县令竖为典型,仍然命他为醴陵县令不说,还在宴会上,当众狠狠的把他给夸奖了一番。当然,赏赐钱财什么的就别想了。这降官和自己的将士待遇自然又不一样,以曹洪貔貅的性子,哪里肯吐一个五铢钱出来。

曹洪这么一搞,孙氏的醴陵县令就这么摇身一变,变成了曹氏的醴陵县令。其他县的县令县长们一看,哟,还可以这样操作

汉皇刘备  第七百四十六章 孙策出兵

。于是也就依葫芦画瓢,大车大车的礼品往长沙送,换来了自己新的任命书。

反正荆州和长沙姓谁他们都不用管,头顶上的老大换了好几茬,他们仍然是一县之长。

现在好了,孙策又突然出兵,还悄悄到了长沙郡边上。这下醴陵县令就抓瞎了。孙策的威名,那可不是假的。醴陵县令刚想着要去告密,立马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告密了又能怎样呢。孙策摆明了要来争长沙,兵马难道还会少?长沙那边只要一动,孙策肯定就会知道。惹恼了他,先不打长沙,打个醴陵没问题吧?那自己岂不是要遭殃?

那么不去告密,再弃暗投明一次呢?貌似在信中,孙将军似乎还不知道我投了曹。这样一来的话,嘿嘿,只要配合好孙将军,长沙城的曹军必败无疑啊。这样一来,似乎好处更多啊。

想想又不妥当,毕竟自己当初闹得那么大。曹洪把自己夸成了一朵花,这是铁证如山呐。还是找孙将军要个凭证再说。两家自己都得罪不起,别到时来个秋后算账那自己就真的是完了。

于是左思右想了许久的醴陵县令,就提笔给孙策写了封言辞恳切、感人肺腑的信。信中说他一心向着孙将军,准备慷慨就义为孙氏尽忠。结果却被曹洪哄骗云云。又道自己愿意奉劝左近诸县的官吏,一起举兵反曹,以助孙将军。还望孙将军能体谅下臣的一片苦心……

孙策收到醴陵县令的来信之后,哈哈一笑,就扔给阶下的将军们自行传阅。武将们看了,一个个激动得脸色通红,话都说不利索了。这世上,还有这种无耻之徒。明明是自己见势不妙去投靠曹洪,现在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简直是岂有此理。

吕蒙道:“将军,这贼子有甚苦心需要我们体谅的?莫如先破了醴陵,取了这贼官狗头再说!”

大多数武将,是不太喜欢两面三刀、左摇右摆的人的。在他们看来,这样的人,太危险。不值得信任、依靠。

醴陵县令睁着眼睛说瞎话,别说他们气愤,就是孙策,也觉得恶心想吐。不过现在孙策已经成长起来,成了一方之主。他也渐渐学会了隐藏自己的喜怒好恶了。而且,喜不喜欢一个人,和要用不用一个人,那是两回事。

孙策就道:“无妨,此人既然能够翻然悔悟,那我也不能将其拒之门外。这样会显得我扬州无容人之心。且此人言欲联合诸官吏,以吾观之,想来长沙诸县,已悉数降曹矣。吾引大军远来,若尽罪之,何人敢助我?”

现实就摆在这里,两面派想再投过来,你是要接受,还是拒绝。接受的话,虽然自己有点难受,但也好歹是增加了自己的力量。拒绝,自己是痛快了,但打起仗来,死伤的都是自己的兵卒将士啊。

想到这里,诸将就不再多言了,只向孙策行礼,道:“全凭将军作主!”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版阅读址:

池州治疗男科方法
池州治疗男科费用
池州治疗男科医院
池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池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