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千金-益母颗粒航模黑飛法規缺失背后的無奈

发布时间:2020-02-15 20:53:49

航模“黑飞”:法规缺失背后的无奈

航模“黑飞”:法规缺失背后的无奈

无飞行空域使北京航模圈“黑飞”、“乱飞”丛生,相关人士建议开设航模特定空域

在未取得相关审批和报备的情况下,北京一家航空科技公司用经航模改装过的无人机进行航空测绘,造成多架次民航飞机避让、延误近日,该公司的三名员工因涉嫌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起诉至平谷法院

据了解,这起案件发生后,北京的航模圈也受到影响甚至冲击:在购买航模时需实名登记且不许试飞,一些航模俱乐部不再组织活动,有的航模店或干脆就此“消失”许多航模圈内人士对此反应强烈

新京报近日调查发现,由于航模载荷拍摄器材后,可承担航拍等商业活动,一些商家也在未取得审批的情况下利用模拍牟利但另一方面,由于我国目前对于航模飞行活动尚无明确的法律法规,航模爱好者们也没有特定的空域进行飞行,大多只能选择在北京周边进行“黑飞”、“乱飞”,处境尴尬

“折翼”的航模

“平谷事件”后航模爱好者停飞,航模店关门

“三个月没飞过了航模一直放在屋里,实在想飞了就拿出来擦一擦”,友“无名”是北京航模俱乐部“无名俱乐部”的负责人,他昨日向新京报回忆,俱乐部之前基本上每周都会组织活动,但是从去年“风声紧了之后”,活动中断,至今尚无恢复的打算“北京成规模的航模组织大概有10个,大家现在互相已经没有什么联系了”

“无名”所说的“风声紧了”,被一些航模爱好者称为“平谷事件”

公诉机关的指控显示,2013年12月29日,北京一家航空科技公司承接航拍测绘,员工在不具备操纵无人机资质以及不清楚本公司是否申请空域的情况下,操纵燃油助力航模飞行器升空进行地貌拍摄在飞行拍摄过程中被空军雷达检测发现为不明飞行物,后空军出动直升机将其迫降本月初,科技公司三名员工以涉嫌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诉

“不敢飞了”,这起案件让“无名”和其他航模爱好者感到不少压力据“无名俱乐部”一名会员介绍,“平谷事件”后,在一些航模店购买航模需要身份证实名登记,并且都不允许试飞“听说有人前几天在亦庄新修的公路上玩航模,受到了处理”

受到影响的不仅是航模爱好者昨日走访市内多家航模店,许多模型店都受到影响朝阳区“亚联航模”、海淀区中关村“雷神模型天地”均已关门搬迁,在中关村和新街口均开店的“新时模型”不再经营航模生意“现在都不卖动态航模了,不让飞”,“新时模型”的店员称

北京市航模协会办公室主任纪伯文表示,去年至今,除“平谷事件”,还有几起航模意外促使相关单位加强了航模飞行的管理“航模店还可以面向全国批发航模,影响有限,但协会、俱乐部组织的活动比以前减少了许多”

私下的“黑飞”

无人机航拍“接单”依旧,航模“隐蔽”飞行

在航模圈趋于沉寂的同时,无人机航拍的生意依然在进行中

对于航模和无人机的区别,国家体育总局航管中心模型部主任王雷认为:“航模只要搭载摄像头等任何作业装置,就是无人机”按照他的定义,目前上很多商家利用航模搭载摄像仪器进行航拍,均属于无人机范畴

近日还以为楼盘拍摄宣传片为由,联系多家上可查的航拍公司,他们仍然在承接航拍业务,载荷拍摄器材无人机的租金,每天5000元至8000元不等

位于大郊亭桥的翼飞航拍公司工作人员称,具体要看选址,如果选址附近有高楼遮挡,在三环外都可提供航拍服务

而一家名为“宏天空中影像”的公司更可提供三环内的航拍服务,昨日下午,以航拍为由在后海约见该公司两名员工,对方应约前来但没有携带飞机,解释称“中午临时接到通知,APEC会议期间,不允许进行任何飞行活动”

一名员工称,他们使用的是多旋翼无人机,曾承担多部影视剧的航拍任务当问及是否有航拍资质及手续,对方表示“后海这个位置还是比较敏感,如果有关系最好打个招呼,或者干脆就别说了,悄悄拍就行”

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秘书长柯玉宝表示,国内无人机起飞需要有严格的报备和审批程序,飞行计划需要向地区管理局、空管局、空军申请报备,获得审批后,才能起飞同时国内目前针对航模的飞行区域、标准,并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但由于航模飞行亦存在影响航线的风险,因此也需要管制,“只要离地三尺,都应该向相应的部门进行报备”

但了解到,这样的报备手续复杂且漫长,还不一定能批下来与此同时,在各种管制加强的背景下,“黑飞”情况一直没有消失

航模爱好者“诺亚方舟”说,在北京玩航模,一般都是住郊县的朋友提前踩点,“都是那儿没人去那儿,有隐蔽遮挡物最好”自己在市区只是偷偷练习,到郊区才敢使劲飞

不少友也表示,即使是在市区内练习,一般会选择刚修完、还没开通的公路,或者刚刚建成,还未开售的楼盘

“目前国家对航模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要求”王雷表示,尤其在核心城区,相关部门出于对安保的考虑,并不允许航模飞行,这也是“黑飞”现象成因之一

期待的“天空”

针对“黑飞”,专业人士建议开放航模飞行空域

作为体育运动,航模由国家体育总局航管中心主管航管中心模型部主任王雷表示,航模能培养青少年对航天航空领域的兴趣,锻炼系统的逻辑思维及动手能力,“这都是其他运动很难相比的”

他提供的数据显示,北京航模爱好者中的“积极分子”目前大约有3万人,大型的模型店有十几家,不少店铺年销售额在百万元以上他同时表示,目前北京并没有给航模迷提供特定的空域,航模处在“黑飞”、“乱飞”的状态

“以天安门为圆心,方圆200公里内都不允许飞”在一个北京航模俱乐部的群上,群主对称,在北京航模圈内,二三环内、机场、军区附近都是航模“禁区”,如遇到APEC这样的重大会议,监控会更加严格,航模爱好者们也会自觉停止活动

航模俱乐部负责人“无名”介绍,在北京,航模迷活动集中在六环以外的郊区县他认为有关部门应为航模活动划出一定区域

“我们也希望能在北京周边区县,给北京市的航模迷提供一个特定的飞行空域,航模迷凭证进入”,王雷认为,如果航模也按照飞行计划来报备,会使问题变得复杂,现在的解决之道应该是形成航模管理规则他透露,目前正在和相关部门研讨制定航模管理规则,通过立法模式,专门给航模迷划出场地,提供飞行空域

本版采写 新京报 吴振鹏 周岗峰

悦而维生素D滴剂怎样吃
风湿骨痛治疗方法
拉肚子快速缓解
小儿厌食症是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